香蕉鱼的一天

SUPPERMASSIVE BLACKHOLE

看了罗马,又接连看了the Ballard of Buster Scruggs和Spider-Man:into the spider-verse。啊,太满足了,开年三部好电影,外加疯狂读书,我感觉我又变回了一个好人。


过于现充的生活我不能维持太久。久了,人就飘起来。

周五早上把家人送去机场,晚上下班买好水果食物,赶回家收拾公寓。周末两天,除了履行一次早已约好的出游,其他时间呆在家里睡觉发呆,看无用的书,无用的电影,听无用的音乐。

偶尔要做一两天无用的人,才有力气在别的时候有用。

看了《罗马》。见的推荐太多,反而降低了期望,分了好几天在吃晚饭的时候看。节奏很慢很慢,可高潮与冲突来得如洪水,我拿着叉子哭出声来。这个故事发生在陌生的国度,较为遥远的过去,里面的人物过着我不熟悉的生活,身边发生着我知识范围以外的历史事件;但这些都不妨碍我为他们伤心哭泣。我看过阿方索的《地心引力》和哈利波特,觉得他拍得有趣而工整,是个可靠的商业片导演,可是《罗马》和那些电影不一样,充满了温柔的近乎出神的凝视和观察,也许因为这讲的是他自己的故事。翻到有的评论嫌弃他出身富贵,批评这部电影不够深刻,没有反映出时代的大背景,在对人民的苦难的表现上蜻蜓点水,结局强行圆满云云;well, 不是每一个故事/ 每一个现实中的人都要猛然醒悟/ 与现有生活决裂进而出走或揭竿而起。

最近也在读《猎人笔记》,一本好书。同时今天在豆瓣上看见一个友邻回忆初中时期读安妮宝贝的书,我想起那个时期我也是很喜欢她的,读过五六本,甚至买过两三本,直到现在我也还认为她很不错——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甚至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读过她的书呢?如果顺手把她和我近期在读和刚读过的作家按高下排名,是否应该是屠格涅夫-司马迁-马尔克斯-Bill Bryson-斯蒂芬金-苏方-安妮宝贝-某网络小黄文作者?这个标准到底是什么呢?每天占据我许多时间的各种公众号文章,应该排在哪里呢?

去年http://renxinran.lofter.com/post/1a3362_11f4d294


2018流水账

一月: 发生了什么?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唯一的event是公司的annual dinner,也算在城堡里吃过饭了。

二月: 玩具盒子欢宴广场开幕。谦的父母来上海过年。回家。去小寒家玩冰粉,逛成都。

三月: 和Allie,Zoe一起看星愿湖的樱花。年年在这里看樱花,不知不觉也第四年了。

四月: 出差广州,然后清明和谦,蛋总,Aloisia一起去了景德镇。看了法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玩具总动员开园,我又哭了。注册豆瓣12周年。

五月: 懒懒散散,频繁在园子里,小镇上和湖边散步。拿到了驾照,立刻开始开车通勤的生活。

六月: 莫干山team building。未来4年的工作确认,职位变了(并没有升职),小小加薪。

七月: 和谦去了日本,吵了史上最厉害的一架。从日本回来,又马上去Glendale出差,苦苦画图两周,中间周末抽空去了the Getty和LA Zoo。

八月: 听了齐豫和潘越云的《回声》现场。

九月: 回宁波过中秋,很开心。

十月: 回四川过国庆,这次不仅回绵阳,还去了眉山,看望出车祸的舅舅。见到很多久别的家人。结婚一周年。从楼梯上摔到骨折,在家一直躺到月底,因祸得福长期不见的朋友们纷纷上门来看我。

十一月: 到Glendale开始长期business trip/ 短期relocation。周末疯狂玩耍,驾车胆儿愈发肥。

十二月: 赶了一个死去活来的deadline,真的是很多年都没有赶过图了。交完图又开始疯玩,玩到有点忐忑了。圣诞前Legend, 李老狗和zj都来LA,见上了面。趁着邮寄方便,给几个朋友寄了礼物。


豆瓣:


今年豆瓣有了自己的榜单,于是总结变得很简单。

电影55部, 剧集10部,书67本,唱片10张。


不用说,书里面有一大半都是漫画。今年看到最好的是松本大洋的《竹光侍》,此外看了些东村明子,五十岚大介,柴门文,还有vertigo的漫画,都很不错。东村明子的《写写画画》可以排到第二吧。


除去漫画和补记的书,真正读的书如下:

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Quidditch Through the Ages : Quidditch Through the Ages (Harry Potter's Schoolbooks)

古代白話小說選(兩卷)

The Iliad of Homer

The Art of Zootopia

艺术的故事

黑暗中的笑声

武梁祠 : 中国古代画像艺术的思想性

Pet Sematary

知日·东京就是日本

知日·世上只有一个京都


读书太少,我都不好意思排个名评价,一阵惭愧在心中升起。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2019一定要改进。


电影和剧虽然数量巨大,然而乏善可陈。基本由主流院线电影,科幻或怀旧补番,以及工作需要补课组成。由于10月在家养病,所以观影数量飙升——但并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电影。漫威系列基本补完(工作需要,实在缺乏兴趣),接下来大概要补补星战系列。看来看去,最喜欢的还是一月看的《极地》。我愿意在每一个冬天的周末窝在家里反反复复看它。


今年标记(除去补记)的专辑如下:

罗大佑 北京-香港演唱会

Famous Blue Raincoat

Attitude / Golden Gun

CRYPTOGRAPH 愛の暗号

My Love

Ne Me Quitte Pas

Les Miserables

你是我所有的回忆 


实际听的数量远超这些,不过现在已经很难用标记专辑的方式记录了——今年虾米累计播放量达到了35599。


工作:


在雪中协调安装,check. 在深夜协调安装,check. 和工头结下深厚感情,check. 一天之内画图开会发邮件拆箱收货协调安装,check. 被总部领导队友坑,过年前一天跑遍园区借安装零件,check. 给一个没人想管的烂摊子收尾,check. 临时出差从0开始两周出一套图,check. Deadline前十天队友休假,连接手带本职工作出2.5套图,check. 


跟别人聊现在的工作,我总说我运气很好。运气当然很好,毕业之后没怎么找工作,朋友帮我进了设计院,又得到空缺跳到甲方,又得到机会转回来做设计。但我没说的是运气不好的一面——设计院并不是什么好的设计院;在荒郊野外驻场的工作没人想要,我才进到项目里,在工地一呆两年半; 跳槽到甲方,其实没有对口的职位,于是硬着头皮做协调,把几年内的社交能量储备都用光了,而且拿的是协调的tittle和薪水,干的是协调加设计加施工管理的活儿;现在回来做设计,推倒重来,年近三十的人做着设计院应届生的活儿,也是很苦的劳动,想来未来工厂和工地也是一个不会少。不过运气不好的情况,平日里吃的苦,又有谁要听呢,就自己写写,散散好了。


自问现在做的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吗?恐怕未必。但薪水勉强够用,成就感爆棚,能让家人自豪,一起扛过现场的小伙伴感情大概只有战友能比——于是这可以算满意的工作。我想我永远会记得开园之后,我们一起在园区里懒洋洋地溜达,看游客在ride前排队,在各处拍照,为夜里的灯光赞叹,这样的幸福和自豪,也许很难从别的地方得到。我常常吐槽公司,并且身处一个随时会被lay off的职位,不过已经获得的快乐让人心满意足。


总结:

今年拿到了驾照,于是在上海和洛杉矶都嗖嗖地开车。开车真高兴!一开始紧张得要拉肚子,现在已经是开过夜间山路和大高速的人了(离老司机还很远)。

按keep的记录,今年运动了3629分钟(大概大部分是在工地上蹿下跳);包括健身900多分钟。还是不错啦,虽然还是没什么肌肉。

没怎么画画,胡乱画了些黄豆豆。


今年重新开始用google photos,同步了从高三到现在的(几乎)所有照片。觉得非常非常感慨,手里的magic beans一个背包也装不下吧。今年时时觉得自己老了,毕竟眼看就要三十,渐渐回忆比展望未来多。这样可不行,回忆适可而止,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


2019要:

1. 认真拍照。

2. 好好锻炼身体。

3. 画画。

4. 暂时不要失业。

5. 少发火。

6. 继续出去玩儿。

成长的结果很快乐。

但我还是希望过程中可以少一些伤心。

下午正在埋头画图,华伦天奴过来叫我出去。我座位就在后门旁边,我们一起出去站在停车场里。

‘我叫你出来因为颜色太美了。’ 老爷爷说。

我东张西望心想什么好看的云我没见过。可是天上没有多少云。


我们后门朝北,再往北三公里就是Verdugo Montains. 这片山跟祁连山似的横在那儿,是这个地区典型的山的样子: 秃秃的,黄绿的,不太高,因为秃所以山脊和山谷的折线特别明显。


天上没有什么云,可是停车场围墙后的山是浓烈的深红色。夕阳照着它,让它熠熠生辉,山脊线向东投下长而暗的阴影。


我深吸一口气: ‘真好看。谢谢你。’

‘我知道你整天都在里面画图所以叫你出来看看。’

‘对啊这几天我下班的时候天都黑了。’


我们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山色迅速地暗下去,冷下去,渐变成灰蓝的阴影。


真美。我回去画图,老爷爷去开会,一天快要结束了。

居然下了两天的雨,我居然没有带伞过来,脑中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 循环了有几十遍吧。


加班到十点,去加油然后回家,感觉很像念书的时候,凌晨打完图骑车穿过学校回家。一晃六七年过去,自行车变成租来的红色尼桑,而无论是画到早上还是ktv到早上,我都撑不住了。


吃饭的时候看棒球比赛视频,洗漱的时候听Bill Bryson,暂时也没读什么书。圣诞快到了,出完图可以去逛街,爬山,吃东西和召集人看love actually 和when Harry meets sally了。

上了六天班以后疯狂玩儿了一整天,刷了Griffith Park Trail, Brand Library 和Santa Monica (66号公路起点所以我早就应该来),爬山看海,算是骨折之后第一次大剂量运动。


中间还去IHOP吃了早饭,去租车点儿续了合同,在Nina家蹭饭睡了午觉,晚上吃了桂林米粉,电量已经满到要爆了。


接下来要再猛上六天班,只希望能吃好睡好维持体力撑到下周三。


图为在zepeto里捏的自己,很想要一件这样的迷彩羽绒服啊。

昨晚复习棒球英豪到凌晨,领悟到自己果然还是喜欢达也这个类型。

困得死去活来到办公室加班,领悟到咖啡的好味,which我一向没有兴趣来着。

电脑公共盘的连接问题终于解决了,神清气爽,好像找回了超能力,下午晚上一口气把图出了,明天可以开始帮别人画图。


开心到中午去吃饭有心情拍拍正在变黄的葡萄叶。Nina说得对,此时此地宛如秋日。中午穿T恤,早晚加一件薄羽绒外套刚刚好。昨天也穿过campus去和Doris坐在室外聊了一个多小时,但图还卡着,就顾不上晒太阳。


这半年十分不走运,糟心的事没完没了。不求好运气,今天姑且享受一下阳光和久违的畅快好了。

今天做intercultural training,trainer人很好,全程轻松愉快,但一对一聊了六个小时还是把我的社交电量耗尽。中间说起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勿谈国事很久了,忽然谈起来,我的情绪波动很大,想起中国人总是忍辱负重,在一轮轮朝代更迭里受苦,”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喉头哽了好久,硬装没事儿聊下去。微博很久不敢认真翻看了,装鸵鸟让我羞愧。


结束之后昏睡俩钟头,还推掉了本来要去的聚会。有点可惜,不过现在清楚自己的状态,也知道要怎么恢复 - 吃水果,喝牛奶,写日记,泡澡,看剧,好好睡一觉,明天早起去工作。没有什么比好好独处和干活儿更能充电的了。


Trainer说我应该写一些自我暗示的目标贴在镜子上每天出门前看一眼,比如说今天我要学到什么之类的。要是写我肯定有一句是活着就是胜利!

比如今天就是成功的一天

1. 吃了好吃的omelette和面包巧克力酱

2. 吃了很多蔬菜水果

3. 跟陌生人聊了那么久

4. 信用卡补办好了,谦帮我拍了照片

5. 我在培训的时候,朋友们在办公室召唤IT帮我修电脑

真的不能要求更多了。

今日成就

不仅开了自动挡,还上了高速。

一口气把行李拆开收拾好了。


想到明天上班,瑟瑟发抖。

天凉了。


天凉的标志是晚上洗澡时间日益提前,因为到了傍晚身体冰凉,亟需热水暖一暖。开了滚烫的水,在莲蓬头下面发呆,等蒸汽充盈浴室,架子上的竹芋叶子积累起细密的水珠,人也渐渐松软下来。等天气再冷些,就要泡澡了,一边泡一边听stephen king的恐怖故事。比起日益不忍卒读的社会新闻,倒是恐怖故事让人心平气和。


不过今年冬天没有这个问题。


明天晚上就出发,今年冬天在加州过。料想不会太冷,还是打包了热水袋。这个热水袋7年前在伊利诺伊买的,5年前带到上海,现在又要被带回太平洋那一边。还有我的笔记本电脑,垂垂老矣,电池早已失效,电源线的塑料皮已经全部脱落,这次也还是要陪我去那个电源插座和它匹配的地方。心里隐隐约约地觉得,也许它们会在故土寿终正寝,无法第三次越洋了。


那么我自己呢?在伊利诺伊的两年过得可不怎么样,堪称各方面的人生低谷。脸和手臂的皮肤大面积过敏溃烂;异国恋折腾分手复合最后还是无疾而终;社交能力低到负二楼;学业一度艰难到被劝延毕;啊还有,躲起来很久很久不出门,翘课翘私活,在房间里成天失眠烂成一滩泥。回想起来,恐怕那阵子是真的抑郁了吧?也没有去看医生,在朋友们的照看下慢慢缓过来,补上了课程和毕业设计进度,竟也十分顺利地毕业回国工作直到今天。那段低谷期,成为后面许多低谷时刻的支撑,艰难的时候想着,怎么难也不会有12年的时候难吧?就这样扛过去。


那,这次去一个气候不错的地方,会不会好些?几年过去了我的体力也好语言也好情商也好多少有些进步,会不会好些?现在是去工作挣钱而不是花家里的钱,会不会好些?已经很多年没有复发过敏了,会不会好些?只去5个月而不是两年,会不会好些?


打包是多简单的事情,确认自己心理上准备好了,又是那么难。前两天,我还作为前辈和一个23岁的小朋友吃了饭,一本正经地给出许多人生建议。她恐怕不知道快要30的我,在面对这样一个应该很简单的出差任务时也还会瑟瑟发抖吧。何止瑟瑟发抖,简直要在深夜失眠痛哭。亲友都担心我腰椎骨折还没痊愈,在我看来,这个小骨折无非是内心焦虑的表现之一,根本不值一提。


想来应该订的唯一目标是(精神)健康地回来。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支线bonus小任务,我可去它们的吧。


(滚去继续打包)


又蠢蠢欲动想要看雪山了。

大海森林湖泊河流,看的时候觉得好,不看也不觉得想。

雪山就是,只看过两回,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啊。

去雪山只能穿得像个冲锋衣包子,没法穿漂亮衣服拍照也没关系。

停好车,把逍遥叹听完。
高中的时候,在家一边看火影的漫画,一边无意中随机到这首,就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是漫画情节太热血呢,还是因为歌本身也有动人之处,总之之后的一两年里,把它反反复复听了无数次。
其实完全没有看过仙剑,也不迷胡歌——本来跟这首歌不会有交集。刚好在那个时刻听到了,于是它穿行在之后的时间里,时不时忽然出现。即使在多年以后,平时想不起来专门去听,但偶尔——很偶尔随机出来,就一定想要听完。它是我短暂的时光机,就像现在,我坐在车里,轻轻想一想高中的阳光,阴霾,宿舍前的小黄花,许多亲爱的同学,还有乒乓球。
嗯,条件反射还在呢,鼻子也酸了。

今天

在公交站见到白色小流浪狗,给了猫粮,不太吃。

把新伞忘在车站。跑一站路回去,一个大爷指给我看——他捡到了,给挂在小区门口了。

发现正在看的漫画作者就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作者柴门文。

去医院看腰。健康了好几年,以为自己就真很皮实了。今年分分钟回到小时候体弱多病的状态。不过我已经长大了哦,要好好活下去。

© 香蕉鱼的一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