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鱼的一天

SUPPERMASSIVE BLACKHOLE

又蠢蠢欲动想要看雪山了。

大海森林湖泊河流,看的时候觉得好,不看也不觉得想。

雪山就是,只看过两回,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啊。

去雪山只能穿得像个冲锋衣包子,没法穿漂亮衣服拍照也没关系。

停好车,把逍遥叹听完。
高中的时候,在家一边看火影的漫画,一边无意中随机到这首,就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是漫画情节太热血呢,还是因为歌本身也有动人之处,总之之后的一两年里,把它反反复复听了无数次。
其实完全没有看过仙剑,也不迷胡歌——本来跟这首歌不会有交集。刚好在那个时刻听到了,于是它穿行在之后的时间里,时不时忽然出现。即使在多年以后,平时想不起来专门去听,但偶尔——很偶尔随机出来,就一定想要听完。它是我短暂的时光机,就像现在,我坐在车里,轻轻想一想高中的阳光,阴霾,宿舍前的小黄花,许多亲爱的同学,还有乒乓球。
嗯,条件反射还在呢,鼻子也酸了。

今天

在公交站见到白色小流浪狗,给了猫粮,不太吃。

把新伞忘在车站。跑一站路回去,一个大爷指给我看——他捡到了,给挂在小区门口了。

发现正在看的漫画作者就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作者柴门文。

去医院看腰。健康了好几年,以为自己就真很皮实了。今年分分钟回到小时候体弱多病的状态。不过我已经长大了哦,要好好活下去。

试穿新泳衣卡到窒息……并且泳衣发出布料接缝快要裂开的声音……必须直面自己胖了的现实了(还有一柜子的奥利奥趣多多热干面绵阳米粉玫瑰饼现在很苦恼怎么解决)(为什么胸没有变化)(项目结束仅两个月,工作的清闲就很直接地体现了)

又忍不住喝了茶所以失眠(也许就是仗着周末才喝茶的吧)。

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渐渐明朗,没有了失业的危险,也知道不必再做太多杂务以及承担名不副实的tittle,得以尽情享受项目间隙的空闲。花大把时间看图,学软件,收拾桌子,去园子里散步,跟同事们扯淡。这对我来说还很稀奇,之前两个项目周期有重叠,一个人做两份工才是常态——自从驻场,就没有这样清闲的时候。

谦从年后开始就忙到飞起,压力也很大,恐怕我能做的就只有不要发脾气吧。然而这也很难,委屈感时不时在胸口升起,发作的次数虽然少于往年,还是不够好。什么时候才能顺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控制住情绪呢?想买一个绿巨人周边提醒自己。

刚开始开车的时候,每天出门前都要给自己做很久的心理建设。现在驾龄快两个月,已经比较享受驾驶的乐趣(主要是在车上听歌),而且还能捎老大通勤。最喜欢的时刻,是清晨早起(为了赶早会),行驶在度假区高架,车辆寥寥,车道在眼前优雅地划出大弯,初升的太阳把光洒在高架旁的建筑和田野上——这就是EVA新剧场版里面第三新东京市的早晨啊!老子就是川沙葛城美里啊!副驾上虽然是老大,总好过碇真嗣吧?此处真应该配上那段BGM。

下周还真要去东京了,做行程做到抓狂,索性空出很多时间准备瞎逛。上次去是2014,四年间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不知道东京怎么样。



清点冰箱冷冻室存货。牛肉两包,给黄豆豆的鸡翅中半包(乔美丽不吃),混合蔬菜半包。还有看起来像鱼柳的若干包,看起来像腌鸡胸肉的一包,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买的了。
坐回到沙发上翻各个购物APP,也没找到记录。索性打算解冻一包鱼柳,煎一煎当午饭,也不去追究了。
正要把鱼柳掏出来的时候,回忆像闪电一样击中我:这些是同事送我的食材啊!鱼柳是腌笋,鸡胸肉是糍粑啊!根本没有肉类……
冷静下来决定下午做笋烧牛肉作为晚饭,并且再买入一批鱼柳和鸡胸肉。

63couple下午来家里,我们刚打扫完卫生,正下了西红柿鸡蛋面吃。吃好面,喝茶聊天到傍晚。天气完美,凉风习习。开车带大家去喜马拉雅看侏罗纪世界2,特意背了恐龙包包,让谦穿了周边T恤。
看俩小时恐龙,心满意足。回家看上了冰岛对阿根廷的结尾。

最近在看孝利家民宿,向谦安利:你知道李孝利吗就是那个韩国明星……
谦:知道知道就是变性的那个嘛。
我:那是河秀利啊那是。

两年没有游泳,有点丢了对水的信心。昨天下午,刚下水还好,借着习惯一下一下地划水,渐渐游入深水区,忽然心头一紧,就四肢僵硬,半沉下去,喝了一口水。挣扎蹬出水面,一口气扑腾到池边,扒着池岸缓了好一会儿。

游泳的重点我是在御都游泳池里领悟的。游泳学会得晚,刚学会就进大学了,真正的练习都是在学校附近的御都进行的。人少,一个人能占一个泳道,从浅到深,池底的图案也随着变化。在里面折返游,我忽然明白游泳的重点就是信任,要百分之百地相信水能把自己托起来。剩下的只是调整姿态和呼吸,以及摆动身体前进而已。

今年要多游泳,重拾信心。

在小表叔couple的分享和支持下开始了一个新的尝试。不知道结果如何,mark一下这次的努力。

Zumba跳到一半,我们的广场舞大音箱瓦特了。于是剩下一小时就默默跟着老师微弱的手机音量尬舞。
(汗如雨下依旧)

Le garçon avec la pomme

近期routine:
哆哆嗦嗦开车上下班,熄火次数渐渐减少。
因为清闲,也为了抢车位,一到五点就下班。回到小区,在一群老爷爷的围观下哆哆嗦嗦停车。
回到家里,如果谦不加班,就去菜市场买蔬菜。如果谦加班,就不去菜市场,利用屯的肉类和菜做饭。爱面条,在小超市买到美味的台湾面条之后,从淘宝上屯了好几大包。番茄鸡蛋香肠辣椒面,还有烤鸡胸肉(刚刚学会),太好吃了,太简单了,还能给自己烤个红薯。
做饭,同时听有声书。听完傲慢与偏见,正听基督山伯爵。基督山伯爵有些年头了,原来是磁带版,于是每一面开头都有长长的,刺啦刺啦的沉默。
等饭或面熟的时候,清理猫毛,猫砂;洗零星的杯碗,大头留给谦来洗。慢吞吞叠衣服。如果给家务事排行的话,最不喜欢的就是叠衣服了。最喜欢的是擦地板,简单直接有成就感。
业余大多数时间用来补公司的电影,说实话有一半看都看不下去(说的就是你漫威)。虽然看不下去,倒对绿巨人有兴趣,觉得那完全就是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自己。
剩下一点点时间,良心发现了会翻翻图。睡觉前看乱马。希望能尽快鼓起勇气接着学rhino。
日光渐长,多肉和三角梅都茁壮。虞美人和矢车菊冒出小苗。换了收纳筐,把水果放在看得见的地方。
夏天来了。

谦深夜加班回来,我在床上抱着热水袋玩儿手机,听见他咚咚上楼的声音。卧室门一开,还穿着衬衣没换,走过来笑眯眯地说“我今天听了一期猫的节目,马未都讲他的猫”,弯下腰来亲我。小乔在旁边踩奶。

怎么说呢,最近充满了好好活着的喜悦。

© 香蕉鱼的一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