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鱼的一天

SUPPERMASSIVE BLACKHOLE

清点冰箱冷冻室存货。牛肉两包,给黄豆豆的鸡翅中半包(乔美丽不吃),混合蔬菜半包。还有看起来像鱼柳的若干包,看起来像腌鸡胸肉的一包,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买的了。
坐回到沙发上翻各个购物APP,也没找到记录。索性打算解冻一包鱼柳,煎一煎当午饭,也不去追究了。
正要把鱼柳掏出来的时候,回忆像闪电一样击中我:这些是同事送我的食材啊!鱼柳是腌笋,鸡胸肉是糍粑啊!根本没有肉类……
冷静下来决定下午做笋烧牛肉作为晚饭,并且再买入一批鱼柳和鸡胸肉。

63couple下午来家里,我们刚打扫完卫生,正下了西红柿鸡蛋面吃。吃好面,喝茶聊天到傍晚。天气完美,凉风习习。开车带大家去喜马拉雅看侏罗纪世界2,特意背了恐龙包包,让谦穿了周边T恤。
看俩小时恐龙,心满意足。回家看上了冰岛对阿根廷的结尾。

最近在看孝利家民宿,向谦安利:你知道李孝利吗就是那个韩国明星……
谦:知道知道就是变性的那个嘛。
我:那是河秀利啊那是。

两年没有游泳,有点丢了对水的信心。昨天下午,刚下水还好,借着习惯一下一下地划水,渐渐游入深水区,忽然心头一紧,就四肢僵硬,半沉下去,喝了一口水。挣扎蹬出水面,一口气扑腾到池边,扒着池岸缓了好一会儿。

游泳的重点我是在御都游泳池里领悟的。游泳学会得晚,刚学会就进大学了,真正的练习都是在学校附近的御都进行的。人少,一个人能占一个泳道,从浅到深,池底的图案也随着变化。在里面折返游,我忽然明白游泳的重点就是信任,要百分之百地相信水能把自己托起来。剩下的只是调整姿态和呼吸,以及摆动身体前进而已。

今年要多游泳,重拾信心。

在小表叔couple的分享和支持下开始了一个新的尝试。不知道结果如何,mark一下这次的努力。

Zumba跳到一半,我们的广场舞大音箱瓦特了。于是剩下一小时就默默跟着老师微弱的手机音量尬舞。
(汗如雨下依旧)

Le garçon avec la pomme

近期routine:
哆哆嗦嗦开车上下班,熄火次数渐渐减少。
因为清闲,也为了抢车位,一到五点就下班。回到小区,在一群老爷爷的围观下哆哆嗦嗦停车。
回到家里,如果谦不加班,就去菜市场买蔬菜。如果谦加班,就不去菜市场,利用屯的肉类和菜做饭。爱面条,在小超市买到美味的台湾面条之后,从淘宝上屯了好几大包。番茄鸡蛋香肠辣椒面,还有烤鸡胸肉(刚刚学会),太好吃了,太简单了,还能给自己烤个红薯。
做饭,同时听有声书。听完傲慢与偏见,正听基督山伯爵。基督山伯爵有些年头了,原来是磁带版,于是每一面开头都有长长的,刺啦刺啦的沉默。
等饭或面熟的时候,清理猫毛,猫砂;洗零星的杯碗,大头留给谦来洗。慢吞吞叠衣服。如果给家务事排行的话,最不喜欢的就是叠衣服了。最喜欢的是擦地板,简单直接有成就感。
业余大多数时间用来补公司的电影,说实话有一半看都看不下去(说的就是你漫威)。虽然看不下去,倒对绿巨人有兴趣,觉得那完全就是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自己。
剩下一点点时间,良心发现了会翻翻图。睡觉前看乱马。希望能尽快鼓起勇气接着学rhino。
日光渐长,多肉和三角梅都茁壮。虞美人和矢车菊冒出小苗。换了收纳筐,把水果放在看得见的地方。
夏天来了。

谦深夜加班回来,我在床上抱着热水袋玩儿手机,听见他咚咚上楼的声音。卧室门一开,还穿着衬衣没换,走过来笑眯眯地说“我今天听了一期猫的节目,马未都讲他的猫”,弯下腰来亲我。小乔在旁边踩奶。

怎么说呢,最近充满了好好活着的喜悦。

这周很苦地练车。
今天早上过了科目三,中午打了乒乓球,晚上阿B哥给了票去看了法语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昨天去辅读学校做志愿者,带小朋友做橡皮泥。然后在园子里逛了半天。
前天谦做了腌笃鲜。
景德镇带回来的杯子,托盘和匣钵还没用上。
项目到了尾声,心里很闲又很满。
去年这段时间纠结痛苦,于是得珍惜今年这一段几乎别无所求的时间。

今天挺愉快的。
早上在酒店院子拍照,然后去了陶瓷博物馆。之后去看古窑,再袭陶溪川。天气有点凉,但艳阳高照。
晚上见了猫哥及其女友,去他们家撸了biubiu,并且抱了biu的小奶猫。
我第一次抱这样年幼的奶猫(昨天刚睁眼),黑毛毛白手套,柔软温暖,脑袋臭烘烘,拱来拱去,捧在手里感觉世界充满爱。小奶猫真是珍宝,想给世界上每个人都发一只小奶猫,应该能带来和平。

四月的广州温度宜人,姑娘们小短裙小短裤,男性装束与发型倒都有种跟年龄无关,青春逼人的风格。走在路上,在店里吃饭,四顾之下都是酷酷的男女,和上海完全不同,赏心悦目。
然而是何苦要在发炎咳嗽中暴走一天看超市摇摇水平的展会呢?也想在工作之外好好逛逛广州啊。
(回到酒店居然又做了俯卧撑才洗澡瘫在床上看刀锋战士)

居然又忙起来了,赶着试运营之前大概还得加好几天班吧。天气好,一边走场一边揪住同事给他们在现场留下单人照。

周末的白天在昏睡中过去,清醒的间隙起来收拾房间,运动和做饭。虽然不爱做饭,我的馋终于还是胜过了懒,实在接受不了外卖了。
谦整个周末都在楼上持续画图,留出晚饭时间一起在沙发上看无脑烂片。

下周就试运营了,然后出差,然后出去玩儿,然后考科目三。时间在眼前展开,我想我总算学会不要等到某个时间点再做某件事,就是今天,就是现在,时刻准备着的中年。

上周末和维维见面,在市中心溜达,进了三家不同的店吃东西。

合影的时候莫名其妙用了她的美颜相机,磨得我俩五官模糊,照片里,一贯走美黑路线的维维肤白胜雪,我则是白到过曝,已经到了搞笑的程度。其实我现在已经不磨自己的照片,维维更是连滤镜也不用,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喜滋滋地这样拍照。分别之后回过神来,竟只有这样两张磨皮过度的合影,于是我俩都没有发出来。

© 香蕉鱼的一天 | Powered by LOFTER